摩洛哥 慢行巴士悠游记

来源: 环球时报 日期:2012-12-28

在欧洲逛得有些腻了之后,我终于把手伸向了非洲。选择摩洛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这个靠海的弹丸小国交通还算便利,有撒哈拉,有卡萨布兰卡,有异域风情,最重要的是,当地人多少都能讲点英语和法语,而且,据说旅费超级便宜!我一位法国同学就曾只身前往过摩洛哥,揣着几百欧元搭长途巴士硬是玩了半个月,虽说回来的时候蓬头垢面,但在他的叙述里,摩洛哥到处都妙趣横生,只等你去发现。


行走摩洛哥,巴士最方便


在摩洛哥,想要花最少的钱玩得最多,长途巴士无疑是不二之选。摩洛哥的巴士系统分为国营公司和其他私人小公司两类。国营巴士以CTM为代表,这是一家老牌的汽车公司,相对比较准时。车型都是从欧洲淘汰下来的Eurolines空调大巴,运气好的话还能碰到一些德国的MAN牌,车辆的防震性能好,适合在颠簸的沙漠公路上行驶,而且行驶途中不会上客,只在大城市停靠,各项配套设施在当地算是最好的了。线路多集中在热门目的地之间,遇到旅游旺季需要提前预约。当地数量庞大的小巴士公司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他们的优势在于线路覆盖面广,上至城镇下至乡村,哪怕是一个偏远的景点也不错过,但车型普遍属于“退役或伤残人士”。票价虽说便宜不少,可行驶时间超级长,而且往往是人满了才开车,沿途还逢人必停,车厢内更是鱼龙混杂,三教九流皆汇聚于此。不过,所谓一分价钱一分货。时间在摩洛哥显然不是什么奢侈品,所谓入乡随俗,就要学会放轻松,耐心再耐心。


摩洛哥人有句俗语:人总有一死,跑那么快干嘛?


卡萨布兰卡,传说只是传说


由于没能买到CTM的车票,我只好急匆匆地跳上一班最早出发的私人巴士车,可不上不知道,一上吓一跳:这辆破破烂烂、尘埃满布的巴士不仅在公路上颠簸弹跳,发动机还时不时就突然熄火,于是我只好挤出笑脸,跟周围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摩洛哥老老少少们一起,紧挨着他们带上车的鸡、鸭、猫、狗、脚踏车、编织袋等等光怪陆离的东西,安然等待着下一次抛锚的到来。巴士车没有厕所,一路上更没有服务区,想方便只能扯着嗓子大吼一声,等司机停稳车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路边的沙丘上,用最原始的方法解决。此时此刻,一边是撒哈拉美丽的日出,一边是公路上冒着黑烟的巴士车,司机时不时按着喇叭催促,乘客们也都下来疏松筋骨顺便溜溜猫狗,这种怪异的场景,实在让人哭笑不得。通向卡萨布兰卡的沙漠公路似乎没有尽头,在将近10个钟头的悠游里,我已经跟周围能说点简单英语的小青年们神吹海侃,打成一片了。


到了卡萨布兰卡,才发现这座称得上巨型的港口城市,到处都是盘旋的海鸟和散发腥味的鱼虾,还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客。宽广的街道旁,银行、公司高楼林立,公园、庭院极富欧洲风情。旧市区则满布横街窄巷,空气里弥漫着阿拉伯、法国、葡萄牙和西班牙混搭而成的世界风情。阿拉伯式的旧街市集麦地那(Medina),是《北非谍影》取材的地方:曲曲折折的小街两旁有许多小店,街市随着夜幕的降临越来越有活力。每当看到精致的手工艺品、稀奇古怪的纪念品,加上卖家巧如簧舌的推销,我都会忍不住下手狂购。我特意找到电影中那家咖啡馆,坐下来点杯薄荷茶,满墙《北非谍影》的海报,很容易把人卷回电影演绎的浪漫中。


马拉喀什,体会最真实的摩洛哥


马拉喀什距离卡萨布兰卡有4小时的巴士车程,在车上,我结识了一位阿拉伯青年,下车之后,他便自告奋勇地充当起我的向导来。随着他的指引,我开始深入这座古城的核心。


马拉喀什有14座主要的城门,城中有历代王朝的多个宫殿和古墓,历史比首都拉巴特还要久远。著名的Djemaael-Fna广场新奇又好玩,从日出到深夜,可以看到印度的舞蛇人、讲故事和算命的摩洛哥人,还有各种卖艺表演的当地人,这些面孔,便是摩洛哥最真实的一面。数不清的食品、饮料、服饰、地毯、手工艺品的小摊位散落其中,这里横七竖八被分成许多购物区,这些旧市场就像迷宫一般,吵、杂、乱是这里的特色,人和驴子互相擦身而过,年轻的少女冲着你微笑,大叔大妈们扯着嗓子揽客,奔跑的小孩随时都会撞进你的怀里……这些就是所谓的异域魅惑,看看当地居民的食物、衣着、讲话的方式、思考的表情,就像是在一部纪录片中探寻另外一种人生的状态。集市尽头就是阿拉伯青年的家,这个拥有8名兄弟姊妹的大家庭非常好客。在马拉喀什的几天里,我不仅尝到了摩洛哥民间最正宗的代表菜———塔金和couscous,还有幸随青年的父亲逛遍了古城中很多不为人知的手工作坊和特色店铺。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