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尝冒险 马来西亚婆罗洲旅行记事

来源: 金羊网-羊城晚报 日期:2012-12-14

憨态可掬的象鼻猴

在婆罗洲旅行,求生的欲望要远远大过猎奇的渴望。传说中的猎头族、涂有剧毒的吹箭、四处出没的毒蛇、食人花、幽深的山洞、无数奇形怪状的野生动物和植物,婆罗洲就像塞壬女妖的歌声,极度危险却有如旋涡般的巨大吸引力,数百年来让热爱冒险的旅行者在心生恐惧的同时又无比向往。

婆罗洲岛又称为加里曼丹岛,是排在格陵兰和新几内亚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岛。这个岛上有三个国家的领土,分属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婆罗洲的热带雨林面积仅次于亚马逊热带雨林,但它的历史甚至比南美和非洲的雨林历史更漫长。在雨林的庇佑下,无数不同种类的生物基因得以在这里保留、繁衍和进化,婆罗洲也因此成为名符其实的珍稀动植物的伊甸园。目前婆罗洲的旅游开发主要在马来西亚的领土即与马来半岛的“西马”相对而言的“东马”——沙捞越州和沙巴州。

树根小径

美国探险家雷蒙·欧汉伦在《走进婆罗洲》中写到,“在那样的环境无论你的学术本能是何等强烈,绝对无法和奋力求生的非理性欲望相比拟,你必须千方百计想尽办法让脑袋好好顶在肩上,使胯下的不文之物仍旧存在其本来所生存的地方……”。

一句话,在婆罗洲旅行,求生的欲望要远远大于猎奇的渴望。传说中的猎头族、涂有剧毒的吹箭、四处出没的毒蛇、食人花、幽深的山洞、无数奇形怪状的野生动物和植物,婆罗洲就像塞壬女妖的歌声一样,极度危险却又有如漩涡般的巨大吸引力,数百年来让热爱冒险的旅行者在心生恐惧的同时又无比向往。如今的婆罗洲,在现代文明的入侵下已经一点点掀起了神秘的面纱:猎头族早就“改邪归正”了,食人花其实不过是散发着如腐肉般恶臭引人遐想的世界最大的花朵——莱佛士花,所谓“森林人”就是人类同祖共宗的疏堂兄弟红毛猩猩。虽然今天的婆罗洲大部分面积依然被重重热带雨林覆盖着,风干的人头依然在偏远部落原住民的长屋上悬挂着,象鼻猴、犀鸟依然在藤蔓树冠之间翻飞腾跃,侏儒象、马来熊和云豹依然在密林中厚厚的落叶上悠闲漫步,但由于当地已初步建设了不少便利旅游的安全设施,因此,今日的婆罗洲,对于游客来说,减少了旅途中的许多危险因素,又能欣赏到千奇百怪的人文生态和享受到探险的乐趣。

巴科国家公园

初尝冒险:夜宿莽林之中

马来西亚在婆罗洲的沙捞越州首府古晋邻近的诸多国家公园有着丰富的热带雨林资源和幽深奇趣的石灰岩洞穴,因与世隔绝而保留下来的多元化生态系统至今仍有许多未为人知的动植物,时而发现的新物种不断地刺激兴奋着人们的神经,种类繁多的食肉植物直接颠覆了人们的传统观念。

这些国家公园的最大特点就是仍保持了混沌未开的原始状态而被称为“失落的世界”。她胜在名声还未远扬,尚未被过度开发,还未出现快门声盖过鸟鸣,游人脚步踏平树林的情况。另一个特点就是虽然原生态,但是却安全方便,因此很适合如我辈胆小如鼠但又极想一尝冒险滋味的背包客。就拿古晋附近的巴科国家公园来说,这个位于沙捞越河口附近的半岛,向来以造型奇特的怪石,五颜六色的猪笼草和憨态可掬的象鼻猴闻名。岛上每一条的健行步道都各具特色,或可近距离接近象鼻猴的天然栖息地,或通向海边的红树林沼泽,或途经种类繁多的猪笼草生长地。公园内只有少数步道由木板铺砌,大多数步道都是由树根形成的天然台阶,每约隔一百米就有一个鲜明的标识,提醒游客离终点还有多远,所以只要带上在国家公园办公室领取的地图,迷路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为贪图舒适和安全,很多游客会选择一天来回的行程,但如能在古晋周边的国家公园过夜,却能与大自然有更亲密的接触,观感全然不一样。请不要以为热带雨林中的住宿条件就必定是住帐篷燃篝火,与蛇鼠同床而眠。东马大多数的国家公园都设有不同级别的住宿,方便游客留宿。独栋的小木屋位于连绵的莽林深处,床铺洗漱设备一应俱全。虽然不能与星级宾馆相提并论,但是也丝毫谈不上艰苦。而且就在木屋前后,时时有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四处活动,比如破晓时分你可以看到一只硕大无比的野猪就在门前不远处慢吞吞地踱过,头顶上的树冠不时有猴子全家大小荡过,雨后的池塘,更是时常有一米多长的大王蜥蜴出没,令人眼界大开。林间小屋的夜晚,多是雷雨动感与蛙鸣显静互相交错,萤火虫提着灯笼在林间游走,富磷蕈菌在一片漆黑中发出点点瘆人的荧光,对于久居水泥森林的城市人来说,绝对是难得一遇的经历。虽说木屋都在密林之中,但是都有木板铺成的步道通向国家公园的办公室,林警随时可以提供帮助,因此安全系数是相当的高。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