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轮子 纵贯澳洲(图)

来源: 环球时报 作者:李桢 日期:2012-12-28

2008年夏天,我从伦敦飞到墨尔本,借了好友那辆老哈雷,由南至北来了一场6092公里的摩托纵贯澳大利亚之旅。在那充满辛酸和乐趣的12天里,我总觉得自己像是只展翅高飞的雄鹰,在辽阔的澳洲上空自由盘旋,一路经历了著名的大洋路、巴罗萨谷、弗林德斯岭、艾尔湖、艾尔斯岩、国王峡谷、麦克唐纳山脉、阿纳姆地,跨越了数不清的海岸、山谷、河流、湖泊、沙漠、森林,哪怕伤筋动骨也在所不惜。恐怕直至今天,我的魂魄仍旧在那片广阔的土地上,继续着下一场充满未知的穿越。


荒漠公路,与巨无霸货车赛跑


在澳洲骑摩托并不难,如果持有海外摩托车驾照,一份英文公证件即可。持海外汽车驾照也能凭英文翻译件驾驶自动挡小于50cc的摩托车。而且这里拥有世界上得天独厚的骑行环境———漫长的公路、优良的路况和健全的交通标识。


连续骑了三天,一切安然无恙。第四天上午,在前往布罗肯希尔的路上,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身影,骑上前才看清楚,原来那是一辆巨无霸货车,在澳洲,人们把这种货车称作“公路列车”,它由一个巨大马力的车头拖着3—10节不等的油罐或集装箱挂车组成,最长可以达到50余米,堪称当地的独特景观。当货车以100多公里的时速迎面驶来时,我的摩托车顷刻之间成了大海上遭遇万吨巨轮的舢板船,在席卷而来的猛烈气流中不住颠簸。好歹躲过了一劫,前面一长串的“公路列车”又严严实实地堵住了我的路,长长的紊流也同样强烈地扰动我的车身,使我不得不努力控制着把手,和那些看不见的气浪抗争着。几次三番后,我一阵恼怒,索性开始加速超越。


谁知刚超了尾车,身后的庞然大物竟也突然加速,开始追赶起前面的车队了。我一阵心慌,可是进退维谷,惟有硬着头皮向前猛冲了。两辆巨无霸之间的空当,刚好容得下我这辆老哈雷,巨大的气流也被分到了两边,让我得以放心大胆地继续“闯三峡”的壮举。半个多钟头的超车过程,好像一部慢速回放的公路电影,耳边少了风景,只剩下巨大车轮呼啸的响声……当我终于骑着那辆就快要油门见底的哈雷,颤颤巍巍地冲到最前面的车头时,里面开车的司机大叔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似乎这是他头一次遇到像我这样不怕死的摩托车手,还成功地超越了自己。他瞥了瞥我车尾飘扬的中国国旗,突然露出笑脸,摇开窗户冲着我竖起大拇指:“Chinese kungfu,cool!”(中国功夫真酷!)


总有一种动物与你不期而遇


在澳洲的荒漠里骑行,压根不必担心被抢劫,这里只可能出现天灾,但绝对没有人祸。一口气骑了10多天,傍晚在Elliott惟一一家汽车旅馆住宿。从这里到达尔文只有300多公里,离胜利仅有一步之遥了!我的计划是先从Pine Creek绕道去卡卡杜国家公园,在那里闲逛几天。Elliott似乎是一条地理分界线,从这里开始,路边不再是半荒漠地貌,而代之以越来越茂盛的丛林。空气清澈如水,一如我的心情。但沿路惨死在车轮下的动物尸体也特别多,不仅有刺猬、臭鼬、袋鼠、野狗、骆驼,甚至还有一头成年的水牛!成群结队的巨大鹫鹰和乌鸦在争食这些尸体,当我经过时,它们便一哄而散,躲在路边大声聒噪着,以示抗议。


北领地境内的斯图尔特公路上车辆稀少,往往骑数个钟头都不见人烟。这让我时常不自觉地陷入遐想,像在做白日梦一样。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群鸟直直地朝我飞来,其中一只撞在车头。我急忙看反光镜,身后的路面上并没有它的尸体,我松了一口气。刚抬起头便眼前一黑,只听到一声巨响,又有只鸟直挺挺地撞上了我的头盔。我双手一撒,摩托像掉了线的风筝一样在空中翻滚着,最后重重地跌落在路边的草地上……我趴在地上,首先想到的是脖子,还不错,脖子能转。接着慢慢站起来,身体其他部分竟也还可以移动,失魂落魄地去抬摩托车,但它就像蚍蜉撼树一样纹丝不动,我只好找了块大石头坐下来,脑子里像看电视录像一样,不停地回放刚才的经过。许久,我听到有车驶来的声音,我有气无力地举起左手,一辆皮卡立刻停下来,一对老夫妻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