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平洋上的仙岛所罗门

来源:新民晚报 日期:2012-12-28









南太平洋上的所罗门群岛(上海世博会上设有专馆),是个人口稀少的国家。无论陆地或海洋,还保持着原始的天然风貌,未受破坏和污染,所以吸引了许多外国游客,成为垂钓与潜水的天堂。

对这样旖旎多彩的自然美景,任谁看了也不禁深深向往。我虽一不会潜水,二不善垂钓,但闲暇的时刻,也不放过拥抱青山绿水的机缘。

那是一个星期天,乘假期之便,我约同事到山寨对面的椰子岛去放纵竟日。这岛很近,汽艇只滑了十五分钟便到了。所岛的海岸,几乎都是珊瑚礁所占据。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片沙滩停泊,先搭起简单的帐篷,以防骤然而至的阵雨。

一切准备妥当后,钓鱼、游泳、采椰子、挖贝壳,任凭兴趣安排活动。

我手拿铁凿,带着船夫三个稚龄的孩子,一起去找毛贝——其实是他们带我,他们熟悉这里的环境。

椰子岛是个狭长的珊瑚礁,斜对面是望古奴岛,它像一座翠绿色的长堤,终年用它巨大的肩膀替我们的山寨化解掉无数风风浪浪。因为东面是一望无际的南太平洋,烟波浩瀚,日夜潮汐汹涌,涛声不绝,尤其在夜里,也清晰可闻。

我们越过高耸的椰树和红树林的沼泽地,顿时感到清风拂面,展现眼前的是湛蓝的天海一色了。波澜起伏的浪潮一层层从远处卷来,到了边岸冲势未灭,遂激荡成瀑布一般的水帘,一浪接一浪,那壮观不是东坡居士所谓的“卷起千堆雪”吗?

我趿着凉鞋,小心翼翼地沿着海浪与石礁相拥的曲线走着。根据孩子们的经验,只有海浪冲击的礁石才是毛贝聚集的温床。船夫的三个宝贝,年纪还不足十岁,但谈到钓鱼拾贝,经验可比我老到。他们虽赤足跣脚,走在被海浪腐蚀得嶙峋尖锐的珊瑚礁,举步比我穿凉鞋还快速轻盈。我不禁惊叹上苍的仁慈,在落后与贫穷的缝隙间,永远留下一条路在人间!

大海拥有无尽的宝藏,毛贝是其中之一,用以煲汤,味如鲍鱼。它们粘在礁石底下,须以铁凿或锐器才可挖出来。小孩子眼明手快,辨认力强,我们四人沿海岸约莫搜索了一小时,我手中的胶袋已经沉重得不得了。于是我提议到岸上的树林里歇息。

这一片绿林,沿着岩岸断断续续一直延伸,远远望去,仿佛是苍翠的松林;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不是松树,而是从礁石缝中长出的植物,一丛丛顽强不屈的生命!面对这片丛林,我眼睛顿时一亮,心里不禁产生了千万个惊叹号!虽无法说出这些树的名字,但定眼一探,便可分辨出有两类:一种枝干较高,叶细而尖,有点像松树;另一种枝桠低伏成匍匐状,叶细圆如绿豆榕,如同一棵棵几经修剪而强加扭曲的盆栽。尤其是苍老而几经岁月冲击的一群,半边树根已经腐朽,另半边依然倔强从容地呼吸大地的精髓,支撑着一丛看似紊乱,实则井然有序的绿发。

我注意这些林木的根群,都是由礁石作起点,而后像八爪鱼一般向四处延伸的。礁石粗糙凹凸的外形,正好让根须易于纠缠,像壁虎的脚,吸盘一般牢牢搭稳,那种力道,不可小觑。我想拔一棵小树回山寨栽培,但是树折而根不起,真是一种不可理喻的神奇吸力。想要把这些“盆景”移回庭园培养,除非连沉重的礁石一起运走!

我边走边看,也像三个小孩一般在林间盘桓穿梭,欣赏每一棵高矮各异、形体不同、因环境气候所塑造的奇异生命。没有沃土供养的根须,必须更坚韧地牢牢紧扣礁石,以撑起一伞盈盈的绿意,同时从石缝中争取有限的营养,以供生长。所以,在这多风的岸边,在珊瑚礁布阵的港湾,这些被扭曲压缩成“盆景”的植物,无疑是自然界一项千锤百炼的大工程。

    A+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